目前日期文章:201404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學

 

經一章 大學之道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后有定,

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

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

,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

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

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

自天子以自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

;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傳十章

 

(一)釋明明德

康誥曰:「克明德。」大甲曰:「顧諟天之明命。」帝典曰:

「克明峻德」皆自明也。

 


(二)釋新民

湯之盤銘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誥曰:「作

新民。」詩曰:「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是故君子無所不

用其極。

 


(三)釋止於至善

詩曰:「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詩云:「緡蠻黃鳥,止於

丘隅。」子曰:「於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

詩云:「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為人君,止於仁;為人

臣,止於敬;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於慈;與國人交

,止於信。

詩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

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終不可諠兮。」如

切如磋者,道學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僩兮者,恂

慄也;赫兮喧兮者,威儀也;有斐君子,終不可諠兮者,道

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詩云:「於戲,前王不忘。」君

子賢其賢而親其親,小人樂其樂 而利其利,此以沒世不忘也。

 


(四)釋本末

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無情者不得盡

其辭,大畏民志;此謂知本。

 


(五)釋格物致知

此謂知本,此謂知之至也。

所謂致其知在格其物者,心有所貪慾而性辟焉,心有所嗔忿

而性塞焉,心有所癡奢而性蕩焉,心有所愛妄而性遷焉。是

以欲格其心物者,必戒貪慾,則扶性辟為正矣。息嗔忿,則

闢性塞為揚矣。消癡奢,則收性蕩為定矣。剷愛妄,則挽性

遷為止矣。

是故君子慎心物於隱微,遏意惡於動機。

故心物自蔽,身物自染。格心物者,復性初也;驅身物者,

覺心源也;性心身者,一貫也,三者之不可離,猶植根本之

不可分矣。性心居內曰自覺焉,身行著外曰覺人焉。故內聖

外王之功,豈可缺一哉。

心物滋蔓,莫不自蔽己性焉。故聖人慎心物於隱微之間,心

物未動也,雖未動而之一慎,則心物終無矣!心物終無,

則至性常皓,至性常皓,則復性初也。

身物著,莫不自染己心焉。故賢人驅身物於著者,以其

心物未慎於隱微也,心物慎於未動之間,貪嗔癡愛遂熾

,而行矣!此謂之身物著者也。

故驅身物者,曰覺心源也。心者動,深恐,是

焉。則身物復著矣。如能始終覺心則亦漸趨於覺性矣!

功一也。此謂物不格不可以致其知。

所謂誠其意在致其知者。故心物未中和知性也。心

既發謂動機,紛乘意也。是以慎心物於隱微,遏意惡於動

機,以復其知,而於至矣。

故格其心物以致其知者,內聖功也。聖而後,則意不誠

而誠矣,心不正而正矣。雖有四,則二焉,以其心意

一身,故亦列內聖之功矣!此謂知不致,不可以誠其意。

所謂致知在格物者,欲致吾之知,在物而也。

人心之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惟於有未

故其知有不盡也。是以大學始,必使學者即 凡天下之物,

莫不知之益窮之,以至乎其極。至於用

,而一旦豁然焉,則物之表裡精粗無不,而吾心之

全體大用無不明矣。此謂物格,此謂知之至也。

 


)釋誠意

所謂「誠其意」者,也,如惡惡,如好好色,此之

謂自。故君子必慎其也。小人居為不善,無所不至;

君子而後厭然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己如

肝然,則何益此謂誠於,行於外。故君子必慎其也。

子曰:「十,十,其乎!」富潤屋,德

身,心廣體胖。故君子必誠其意。

 



)釋正心修身

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則不得其正,有所

則不得其正,有所樂而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

。心不在焉,而不,聽而不而不知其。此謂

「修身在正其心」。

 



)釋修身齊家

所謂「齊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親愛而辟焉,之其所

惡而辟焉,之其所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

傲惰而辟焉。故而知其惡,惡而知其者,天下矣。

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惡,莫知其。」此謂身

<span style="FONT-FAMILY: TT824o00; mso-hansi-font-f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詩云:「邦畿千里,惟民所止。」

詩云:「緡蠻黃鳥,止于丘隅。」

子曰:「於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

!」

詩云:「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

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於敬;為人子,

止於孝;為人父,止於慈;與國人交,止於信

詩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

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喧兮。

有斐君子,終不可諠兮!」

如切如磋者,道學也;如琢如磨者,自脩也;

瑟兮僩兮者,恂慄也;赫兮喧兮者,威儀也;

有斐君子,終不可諠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

不能忘也。

詩云:「於戲前王不忘!」

君子賢其賢而親其親,小人樂其樂而利其利,

此以沒世不忘也。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湯之盤銘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康誥曰:「作新民。」

詩曰:「周雖舊邦,其命惟新。」是故,君子無

所不用其極。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康誥曰:「克明德。」

大甲曰:「顧諟天之明命。」

帝典曰:「克明峻德。」皆自明也。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

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

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

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

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

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齊,家齊

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

自天子以自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其

本亂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

者厚,未之有也。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

無情者不得盡其辭。大畏民志,此謂知本。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此謂知本,此謂知之至也。

所謂致其知在格其物者,心有所貪慾而性辟焉,心有所嗔忿

而性塞焉,心有所癡奢而性蕩焉,心有所愛妄而性遷焉。是

以欲格其心物者,必戒貪慾,則扶性辟為正矣。息嗔忿,則

闢性塞為揚矣。消癡奢,則收性蕩為定矣。剷愛妄,則挽性

遷為止矣。

是故君子慎心物於隱微,遏意惡於動機。

故心物自蔽,身物自染。格心物者,復性初也;驅身物者,

覺心源也;性心身者,一貫也,三者之不可離,猶植根本之

不可分矣。性心居內曰自覺焉,身行著外曰覺人焉。故內聖

外王之功,豈可缺一哉。

心物滋蔓,莫不自蔽己性焉。故聖人慎心物於隱微之間,心

物未動也,雖未動而之一慎,則心物終無矣!心物終無,

則至性常皓,至性常皓,則復性初也。

身物著,莫不自染己心焉。故賢人驅身物於著者,以其

心物未慎於隱微也,心物慎於未動之間,貪嗔癡愛遂熾

,而行矣!此謂之身物著者也。

故驅身物者,曰覺心源也。心者動,深恐,是

焉。則身物復著矣。如能始終覺心則亦漸趨於覺性矣!

功一也。此謂物不格不可以致其知。

所謂誠其意在致其知者。故心物未中和知性也。心

既發謂動機,紛乘意也。是以慎心物於隱微,遏意惡於動

機,以復其知,而於至矣。

故格其心物以致其知者,內聖功也。聖而後,則意不誠

而誠矣,心不正而正矣。雖有四,則二焉,以其心意

一身,故亦列內聖之功矣!此謂知不致,不可以誠其意。

所謂致知在格物者,欲致吾之知,在物而也。

人心之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惟於有未

故其知有不盡也。是以大學始,必使學者即 凡天下之物,

莫不知之益窮之,以至乎其極。至於用

,而一旦豁然焉,則物之表裡精粗無不,而吾心之

全體大用無不明矣。此謂物格, 此謂知之至也。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

如好好色,此之謂自慊,故君子必慎其

獨也!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

君子而后厭然,揜其不善,而著其善。

人之視己,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

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

獨也。

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

嚴乎!」富潤屋,德潤身,心廣體胖

,故君子必誠其意。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

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

樂而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心

不在焉,而不,聽而不而不知

。此謂「修身在正其心」。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齊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親

愛而辟焉,之其所惡而辟焉,之其所畏

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

而辟焉。故而知其惡,惡而知其

,天下矣。

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惡,莫知其

。」此謂身不修,不可以齊其家。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學 傳十章



)釋齊家治國

所謂「治國必先齊其家者」,其家不可,而能人者,無

之。故君子不家,而成教於國。孝者所以事君也,者所

以事也,慈者所以使也。康誥曰:「如保赤子。」心誠

之,雖不,不矣。未有學子,而後者也。一家仁

,一國仁;一家,一國興讓;一人貪,一國作亂;其

機如此。此謂一言僨事,一人定國。堯舜帥天下以仁,而民

之。桀紂帥天下以,而民之。其所令反其所,而民

。是故君子有己,而后求諸人;無己,而后非諸

。所乎身不,而能喻諸人者,未之有也。故治國在齊其

家。

詩云:「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其家人。」

其家人,而后可以國人。詩云:「宜兄宜弟。」宜兄宜弟

,而后可以國人。詩云:「其儀不,正是四國。」其為

父子兄弟足法,而后民之也。此謂治國在齊其家。

 



(十)釋治國平天下

所謂平天下在治其國者。上老老,而民孝;上長長,而民

興弟上恤孤,而民不。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所惡於

以使下;所惡於下,以事;所惡於前,以先

後;所惡於後,前;所惡於以交於;所惡於

以交於,此之謂絜矩之道。詩云:「樂君子,民

之父。」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 惡惡之,此之謂民之父

。詩云:「南山,維石巖巖;赫赫師尹,民具爾瞻。」

有國者不可以不慎,辟,則為天下矣!

詩云:「之未喪師,克配上帝;儀監于殷,峻命不。」

道得則得國,失眾國。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

人,有人此有,有此有,有此有用。德者本也,

者末也。外本內末,施奪。是故財聚則民財散

。是故言悖者,亦悖貨悖者,亦悖

。康誥曰:「惟命不于常。」道善 則得之,不善則之矣

楚書曰:「國無以為,惟善以為。」

舅犯曰:「人無以為,仁親以為。」

秦誓曰:「有一臣,斷斷兮,無他技;其心休休焉,其

如有焉;人之有己有之;人之聖,其心之;其

之;不啻若自其口出之,以能保 我孫黎

尚亦有利哉!人之有媢嫉以惡之;人之聖,而

不能,以不能保我孫黎民,哉!」

仁人,放流之,迸諸,不與同中國。此謂「仁人為能

愛人,能惡人。」賢而不能而不能先,命也;

善而不能退退而不能也。人之所惡,惡人之所

,是謂人之性,逮夫身。是故君子有大道,必信以

得之,驕泰之。生財有大道;之者之者;為

之者,用之者,則財恆足矣!仁者以財發身,不仁者以

發財。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義者也;未有好義,其事不

終者也;未有府庫財者也。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治國必先齊其家者」,其家不可,而能

人者,無之。故君子不家,而成教於國。孝

者所以事君也,者所以事也,慈者所以使

也。康誥曰:「如保赤子。」心誠之,雖不

,不矣。未有學子,而後者也。一家仁,

一國仁;一家,一國興讓;一人貪,一國

作亂;其機如此。此謂一言僨事,一人定國。

舜帥天下以仁,而民之。桀紂帥天下以,而

之。其所令反其所,而民不。是故君子

己,而后求諸人;無己,而后非諸人。所

乎身不,而能喻諸人者,未之有也。故治國

在齊其家。

詩云:「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

家人。」其家人,而后可以國人。詩云:

宜兄宜弟。」宜兄宜弟,而后可以國人。

詩云:「其儀不,正是四國。」其為父子兄弟

足法,而后民之也。此謂治國在齊其家。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平天下在治其國者。上老老,而民孝;

上長長,而民興弟上恤孤,而民不。是以

君子有絜矩之道也。所惡於以使下;所

惡於下,以事;所惡於前,以先後;

所惡於後,前;所惡於以交於

;所惡於以交於,此之謂絜矩之道。

詩云:「樂君子,民之父。」民之所好好

之,民之所 惡惡之,此之謂民之父。詩云:

南山,維石巖巖;赫赫師尹,民具爾

。」

有國者不可以不慎,辟,則為天下矣!

詩云:「之未喪師,克配上帝;儀監于殷

峻命不。」

道得則得國,失眾國。是故君子先慎

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有此有

,有此有用。德者本也,者末也。外

本內末,施奪。是故財聚則民財散

則民。是故言悖者,亦悖貨悖

者,亦悖

康誥曰:「惟命不于常。」道善 則得之,

不善則之矣。

楚書曰:「國無以為,惟善以為。」

舅犯曰:「人無以為,仁親以為。」

秦誓曰:「有一臣,斷斷兮,無他技

其心休休焉,其如有焉;人之有

有之;人之聖,其心之;其心之;不

啻若自其口出之,以能保 我

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媢嫉以惡之

;人之聖,而不能,以

不能保我孫黎民,哉!」仁人,

放流之,迸諸,不與同中國。此謂「

仁人為能愛人,能惡人。」賢而不能

而不能先,命也;不善而不能退退

不能也。人之所惡,惡人之所

是謂人之性,逮夫身。是故君子有大

道,必信以得之,驕泰之。生財有大

道;之者之者;為之者,用之

,則財恆足矣!仁者以財發身,不仁者

以身發財。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義者也;

未有好義,其事不終者也;未有府庫財

者也。

孟獻子曰:「蓄馬乘,不雞豚伐冰

家,不蓄牛羊百乘之家,不蓄聚斂之臣;

與其有聚斂之臣,臣。」

此謂國不以利為利,以為利也。國家而

務 財用者,必自小人矣;彼為善之,小人

之使為國家,菑害並至,雖有善者,無如

矣!此謂國不以利為利,以為利也。

__

boktakhongkong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