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

 

經一章 大學之道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后有定,

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

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

,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

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

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

自天子以自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

;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傳十章

 

(一)釋明明德

康誥曰:「克明德。」大甲曰:「顧諟天之明命。」帝典曰:

「克明峻德」皆自明也。

 


(二)釋新民

湯之盤銘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誥曰:「作

新民。」詩曰:「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是故君子無所不

用其極。

 


(三)釋止於至善

詩曰:「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詩云:「緡蠻黃鳥,止於

丘隅。」子曰:「於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

詩云:「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為人君,止於仁;為人

臣,止於敬;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於慈;與國人交

,止於信。

詩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

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終不可諠兮。」如

切如磋者,道學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僩兮者,恂

慄也;赫兮喧兮者,威儀也;有斐君子,終不可諠兮者,道

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詩云:「於戲,前王不忘。」君

子賢其賢而親其親,小人樂其樂 而利其利,此以沒世不忘也。

 


(四)釋本末

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無情者不得盡

其辭,大畏民志;此謂知本。

 


(五)釋格物致知

此謂知本,此謂知之至也。

所謂致其知在格其物者,心有所貪慾而性辟焉,心有所嗔忿

而性塞焉,心有所癡奢而性蕩焉,心有所愛妄而性遷焉。是

以欲格其心物者,必戒貪慾,則扶性辟為正矣。息嗔忿,則

闢性塞為揚矣。消癡奢,則收性蕩為定矣。剷愛妄,則挽性

遷為止矣。

是故君子慎心物於隱微,遏意惡於動機。

故心物自蔽,身物自染。格心物者,復性初也;驅身物者,

覺心源也;性心身者,一貫也,三者之不可離,猶植根本之

不可分矣。性心居內曰自覺焉,身行著外曰覺人焉。故內聖

外王之功,豈可缺一哉。

心物滋蔓,莫不自蔽己性焉。故聖人慎心物於隱微之間,心

物未動也,雖未動而之一慎,則心物終無矣!心物終無,

則至性常皓,至性常皓,則復性初也。

身物著,莫不自染己心焉。故賢人驅身物於著者,以其

心物未慎於隱微也,心物慎於未動之間,貪嗔癡愛遂熾

,而行矣!此謂之身物著者也。

故驅身物者,曰覺心源也。心者動,深恐,是

焉。則身物復著矣。如能始終覺心則亦漸趨於覺性矣!

功一也。此謂物不格不可以致其知。

所謂誠其意在致其知者。故心物未中和知性也。心

既發謂動機,紛乘意也。是以慎心物於隱微,遏意惡於動

機,以復其知,而於至矣。

故格其心物以致其知者,內聖功也。聖而後,則意不誠

而誠矣,心不正而正矣。雖有四,則二焉,以其心意

一身,故亦列內聖之功矣!此謂知不致,不可以誠其意。

所謂致知在格物者,欲致吾之知,在物而也。

人心之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惟於有未

故其知有不盡也。是以大學始,必使學者即 凡天下之物,

莫不知之益窮之,以至乎其極。至於用

,而一旦豁然焉,則物之表裡精粗無不,而吾心之

全體大用無不明矣。此謂物格,此謂知之至也。

 


)釋誠意

所謂「誠其意」者,也,如惡惡,如好好色,此之

謂自。故君子必慎其也。小人居為不善,無所不至;

君子而後厭然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己如

肝然,則何益此謂誠於,行於外。故君子必慎其也。

子曰:「十,十,其乎!」富潤屋,德

身,心廣體胖。故君子必誠其意。

 



)釋正心修身

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則不得其正,有所

則不得其正,有所樂而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

。心不在焉,而不,聽而不而不知其。此謂

「修身在正其心」。

 



)釋修身齊家

所謂「齊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親愛而辟焉,之其所

惡而辟焉,之其所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

傲惰而辟焉。故而知其惡,惡而知其者,天下矣。

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惡,莫知其。」此謂身

<span style="FONT-FAMILY: TT824o00; mso-hansi-font-f

Posted by boktakhongkong15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